我们从靖安司里盗出了长安舆图,你猜为了啥?

经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授权转载。

本       文       约  4027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别急,我汤还没喝完呢。图/《长安十二时辰》


在西安,连坐公交有时都是一件极为浪漫的事。


当车行驶在古都横平竖直的街道上,恍惚间听见耳边传来报站的声音——“乐游原,到了”“下一站,兴庆宫北”……那些只属于诗里梦里的地名,被西安人平淡寻常地念叨出来,散落在这座城市今与古模糊了的界限上。

 

这一刻,梦回大唐。


西安,暮色里的大雁塔。 图/刘航韬


近来火热的一部剧《长安十二时辰》,“五尊阎罗”张小敬携手天才少年李必,二十四小时内纵横庙堂市井拯救长安城的经历为视角,切入唐人的日常生活,跨越地域,将全国观众带回了那大唐盛世。

 

西安只是一部分人的故里,但从某种程度上讲,长安却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文化故乡。我们根据马伯庸的原著,梳理了几条剧中人物的行动路线,定制了一场穿梭于长安城今与古之间的风物之旅。



长安西市,宇宙购物中心


当年长安以朱雀门街为轴,划为万年县与长安县,分领东、西二市。


巳正、午初、午正。阎王出狱西市追凶,闻染送香崇业遭劫。绘制/Paprika


长安东市由剧中张小敬所在的万年县所辖,周遭多为官宦府邸及赶考学子落脚之处,有笔行,有杂戏,有琵琶名手,有新兴雕版印刷行业,官家气重而繁华不及后者;西市则聚集了大量市井百姓与外来胡人,多鱼行、肉行、绸行、染行、米行、药行……更兼胡姬酒肆,波斯府邸甚至专门收宝的胡商。


入京干谒的仙州岑参或许就住在东市附近。图/《长安十二时辰》


我们今天所言的“买东西”一词便源于此时,而大唐盛世,万邦来朝的气象,在这长安西市即可窥见一斑。


西市之西的开远门,曾立土墩言“此去安西九千九百里”,以示驻守边疆之人不做万里之行,被视作唐时丝绸之路的起点。而毗邻开远门的西市,则是西出长安的商旅动身前的最后一站,亦是当年胡客、胡商入长安的第一站,往来物产之丰,皆汇于此。若将长安雄城比作屹立东方的巨人,那么西市就是她为了喜迎四海宾客而张开的手掌。

 

长安,西市。图/微博@北斗北工作室


因此西市之盛,盛在包容。不仅涵盖了突厥人、回鹘人、吐火罗人、粟特人、大食人等,更将其胡风胡俗引入长安,一时“太常乐尚胡曲”,“贵人御馔尽供胡食”,“士女尽皆衣胡服”。而《长安十二时辰》第一集中最开始长镜头拉下来拍到的,就是美人弹奏来自胡人的四弦曲项琵琶。

 

美人演奏四弦曲项琵琶。 图/《长安十二时辰》


到今日,大唐西市就建在了唐长安西市的原址上,面积缩至当年的三分之一,形制则仿照古人的“十字街”,以“井”字形交叉的东西南北四条道,将市场分割为九宫格局。


虽难比当年气象,但大唐西市博物馆陈列的文物,残存的“十字街水沟上的小石桥”遗迹,在满街商业化的席卷中,依稀还诉说着“骑马过斜桥,满楼红袖招”的唐人风流。


自西市东门出,就是“靖安司”所在的光德坊。马亲王在原著中说“靖安司”选址颇有讲究,“同坊有京兆府,便于案牍调阅;西邻西市,可以监控胡商;北接皇城,时刻联络宫中;东连朱雀大街,易于调动兵力”,更是广通渠、清明渠、永安渠三渠汇流之所。

 

而今天在这里的人,从剧中长于“大案牍术”的能吏,变成了一批同样精细严谨,“算无遗策”的西北工业大学学子。据“西北工业大学公号留言榜考古小组”考证,天才少年李必所在的“靖安司”就在今西工大南围墙永明岐山面处,新图书馆的位置就是原来的白鹊寺,旺园学生公寓的地段,以前估计只有二品大员才能住得上!


出了“靖安司”东门再往南,兴化坊如今这块囊括了大部分的何家村,在唐时是皇亲国戚、达官显贵居住的黄金地带,剧中昆仑奴“葛爷”心心念念的高力士珍宝就藏于此。上个世纪这里出土的“何家村遗宝”,共计金银器、宝玉珍饰、贵重药物、中外钱币千余件,细长精致的赤金走龙,杨贵妃“肌肤已坏,香囊尤在”的葡萄花鸟纹香囊……至今未能考证是哪位贵人所埋,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中。因而要领略大唐之贵气,不妨对着名单去陕博一一寻访。


一朝看花,遍地士子风流


唐人重功名。孟郊登科后有诗云“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当年长安两处花开尤盛,可称艳动京城。

 

未初、未正。平康坊挥泪斩小乙,曲江池驱犬觅群狼。绘制/Paprika


一来就是李相所在的平康坊。《开元天宝遗事》中有载“长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侠少,萃集于此。兼每年新进士以红笺名纸,游谒其中,时人谓此坊为风流薮泽”唐人携妓同游,往往吟诗弄文,好不风雅,平康坊内诸妓自幼习得歌舞乐器,多才多艺。因而唐人传奇中的才子佳人轶事如《李娃传》《霍小玉传》往往发生于此,而如剧中出现的“佳人多情,书生懦弱,唯靠义士相助”的戏码,在传奇中也已数见不鲜。

 

而今平康坊位于城墙外围,和平门和文昌门之间,隔墙地近下马陵,城墙内酒馆生意兴旺,繁华喧嚣不减。然若伤心人夜行至此,念及白乐天的《琵琶行》,四面风声如琵琶悲语,难免感怀身世,故今人有打油诗云:“此地惊闻琵琶语,回首原是下马陵。不知弦歌归何处,青衫落魄到如今。”


另一处观景之地则在曲江池。自唐中宗始,每年新科进士放榜都会在曲江设宴,时值三月,百花盛放,而以唐人之浪漫,连科举如此严肃之事,也要从审美角度出发——在同榜进士中择选最年轻英俊的两人,为“探花郎”,遍游曲江,沿途采花赋诗。如此想来,当年被选为“探花郎”的喜悦,恐怕不输状元了。

 

西安,近元宵节的大唐不夜城。 图/贺艺韬


现在的曲江池,仍然是宴饮妙处,春可赏花,夏可泛舟,秋可乘凉,冬可观雪。只不过将北池重建为芙蓉园,南湖则名为曲江池遗址公园。每年元宵节(即上元节),除永宁门(唐代安上门)花灯如昼,大雁塔旁的大唐不夜城彻夜通明,在大唐芙蓉园亦有一场“火树银花”的视觉盛宴,热闹不逊当年。那万家灯火的恢弘,假如见过一次,你就会清楚唐人为什么那么热衷于看灯了。


大隐于市,长安古寺探幽


西安的佛寺都颇为低调。

 

申初、申正、酉初、酉正。众狼卫纵火长安市,张都尉夺车广通渠。绘制/Paprika


别处的寺,大都喜欢依山而建,寺门称作“山门”,无怪乎李渔在庐山简寂观打抱不平道“天下名山僧占多,也该留一二奇峰栖吾道友”。但西安的寺偏不,尽管拥有着汉传佛教八宗中的六宗祖庭,西安城内的寺庙往往大隐于市,寺门修得古朴简约,向内里深入却有殿堂四进、五进,香火鼎盛,游客不绝。

 

《长安十二时辰》原著中,张小敬为阻止油车爆炸火烧长安坊市,孤身一人劫车,并冒死驱向西市,连人带车投入了西市广通渠中。而在西市内,广通渠有一段是座放生池,相传是太平公主为消减武后杀孽所设;而远在长安东北,居于大明宫与兴庆宫之间,还有一座同样是太平公主为其母祈福的罔极寺,寺名取自《诗经》中一句“欲报其德,昊天罔极”。足可见唐武宗之前,大唐佛教文化之盛。

 

拯斯民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 图/《长安十二时辰》


罔极寺至明代从大宁坊迁到了唐时候安兴坊的位置,现在西安的东关炮坊街内,到如今又因城建而不断内缩,越发“大隐”。然其内香火不息,草木丰茂,清净幽深,或可一探。

 

而在马亲王原著中,闻染是被熊火帮报复绑走的,她跳车出逃后找到王韫秀,然而“刚出熊窝,又入狼手”,硬生生被当做是王家小姐而遭狼卫挟持了。在她被绑之时,给她希望的,正是遥遥耸立在安仁坊内的“荐福寺的金色塔尖”,即是如今“关中八景”之一“雁塔晨钟”的小雁塔。


荐福寺往南,隔一坊区的靖善坊内,坐落着被称为密宗祖庭的大兴善寺,自建成以来未曾改址,唐人称其“寺殿崇广,为京城之最”。如今寺外即西安市南的商业中心,然而外界之喧闹丝毫不传寺内。入门闻香,便觉不胜清幽,寺内僧客往来,皆缓步悠然。至内院中庭,多养白鸽,望之成群,肥同鸡鸭,僧侣所养,皆不畏人。

 

兴善寺僧人养的鸽子。 图/叶吟啸


与兴善寺隔一朱雀大街,遥遥相对的,唐时候还有崇业坊的玄都观。刘禹锡两度观内赋诗,贬谪归来,桃花早已不存。到如今,连玄都观也荡然无存,让人不免唏嘘。

 

西安,大慈恩寺,僧人们步出禅堂。 图/刘航韬


本次旅行的终点,要落在晋昌坊内的大慈恩寺上,长安佛寺建筑中遗存至今的,当属慈恩寺中的大雁塔最为知名。这座古塔自修成以来,就目睹了古都的兴衰更替,在高处关怀着每一个市井小民的悲喜,就像张小敬所说的:


“汝能啊,你曾在谷雨前后登上过大雁塔顶吗?”


“那里有一个看塔的小沙弥,你给他半吊钱,就能偷偷攀到塔顶,看尽长安的牡丹。小沙弥攒下的钱从不乱用,总是偷偷地买来河鱼去喂慈恩寺边的小猫。”


“升道坊里有一个专做毕罗饼的回鹘老头,他选的芝麻粒很大,所以饼刚出炉时味道极香。我从前当差,都会一早赶过去守在坊门,一开门就买几个。”


“还有普济寺的雕胡饭,初一、十五才能吃到,和尚们偷偷加了荤油,口感可真不错。”


谷雨前后大雁塔观景。 图/刘航韬


“东市的阿罗约是个驯骆驼的好手,他的毕生梦想是在安邑坊置个产业,娶妻生子,彻底扎根在长安。


“长兴坊里住着一个姓薛的太常乐工,庐陵人,每到晴天无云的半夜,必去天津桥上吹笛子,只为用月光洗涤笛声,我替他遮过好几次犯夜禁的事。


“还有一个住在崇仁坊的舞姬,叫李十二,雄心勃勃想比肩当年公孙大娘。她练舞跳得脚跟磨烂,不得不用红绸裹住。


“哦,对了,盂兰盆节放河灯时,满河皆是烛光。如果你沿着龙首渠走,会看到一个瞎眼阿婆沿渠叫卖折好的纸船,说是为她孙女攒副铜簪,可我知道,她的孙女早就病死了。”


或许,这些人的温柔好乐,才是真正的,太平长安。



文章来源:国家人文历史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