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徽州。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來自網絡


徽州

粉墙黛瓦,云开雨霁

朦胧之景

倾尽了人们对浪漫的想象

只是这表象下

深埋着徽州的儒雅与孤勇

徽州

诞生于山限壤隔之地

地狭人稠,资源匮乏

徽州人怡情砺志

以山为骨架,水为血脉

少小离家,去闯天下

悠悠长路

踏出了徽商之辉煌

时光荏苒

沉淀了徽州的儒雅

千古徽商,历经繁华跌宕

却敌不过漫漫岁月

走向衰落与沉寂

如今

古徽州已散落在两省三地

她仍于山水之间

展现一如往昔的温婉姿态

亦隐于

可感可知的文化符号之中

孤独前行


图一


 

皖、赣、浙三省交界之处,群山并列,川谷崎岖,自古就有“山限壤隔之地”之名,古徽州就诞生于此。

徽州,一草一木都流露着北方平原上所没有的温婉与沉静,一砖一瓦则表现着江南古镇中所没有的大气与苍凉。

 

图二


青山逶迤,绿水蜿蜒,粉墙黛瓦,云海雾渺渺,置身于如此仙境,倒像是怎么也睁不开眼般,甘愿醉在这天地间的水墨韵趣中。

徽州的美,是凝重的,也是诗意的。若宏村那般,月沼呈半月型,水波不惊,水面如镜。四周的古徽民居映在水中,斑驳乏灰的粉壁,在月沼里微微荡漾,叫人思绪幽幽。

 

宏村


高低错落的马头墙也以其抑扬顿挫的起伏变化,体现了徽州古建筑的独特韵律。墙头上的马头造型与宏村建筑群连在了一起,仿佛真有千百匹骏马带领着墙壁向前奔腾,跃向广阔的天空。一瞬间,众马扬蹄,气势恢宏。

推开虚掩着的门,步入老宅,抬眼望去,只见前厅的上方露出了一片长方形的天际,这是徽派建筑中一种重要的独特建筑格式——天井。它是敞开的、明朗的,纳水、落雪、听风、入光、生草、开花......


图三


人们坐在厅堂内,能够晨沐朝霞,夜观星辰。静夜里,倚在窗前,隔着百年的窗棂望月亮,月亮还是几百年前的月亮,人已隔着万水千山,却有着一样深深的寂寞和惆怅。

 

图四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这一丢,竟丢出了一个徽州商帮。《晋书》说:“徽州人好离别。”为了谋生,徽州人从小背井离乡,怀揣碎银两,夹一本《士商要览》、一本《天下路程图引》,浪迹天涯。

古老的新安江边至今还留有许多水码头,水量充沛的新安江在万山环抱中奔流而出,这是徽州人走向山外的黄金通道。

 

 图五


离世守之庐墓,别亲爱之家庭,年复一年,从黑发到皓首,徽州人携带着山林里丰富的竹、木、茶、桑和各种药材,山货土货到山外做买卖。他们并不固守一个行业,而是周游全国。哪里能做大生意,他们就到哪里去。有的,一年回一次家;有的,三年甚至十余年也未能归来。

踏出家门前,徽商定要带上母亲编织的红色信物,若是当真遭遇不测,则由亲戚或者同行人带回。如果荣归故里,便是喜上加喜,毕竟平安难得,富贵不易。



明清之际,徽商终于发展至鼎盛阶段,徽商经营范围几乎涵盖了当时商业的各个领域:婺源商人擅长木业,祁门商人以茶著称,歙县商人则以盐业为重......

然而,故土家园是他们一生都要回去的地方,祠堂更是其内心的归属。



图六(上)|呈坎村罗东舒祠


徽商返乡后,不仅建园第、修祠堂,还以其雄厚的财力去推动新安画派、新安医学、新安理学、徽派版画、徽州刻书、徽州戏曲等一大批徽州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至于学堂、家塾,更是数以百计。十户之村,不废诵读,远山深谷,居民之处,莫不有学有师。徽商向来亦贾亦儒,贾而好儒,以商养文、以文入仕;而对儒家文化的推崇,也让徽商具有了以诚待人,崇尚信义的商业道德。这些,是刻在徽商骨子里的素养。


图七|徽墨


只可惜,辉煌纵横三百余年,清朝末年,随着西方列强入侵及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各地战火连绵,硝烟不断,徽道上再也没有茶队的马蹄声与淡淡茶香。曾经属于徽商的一切也早已随历史的年轮,湮没在皖南的山山水水中。


 

“徽”字,含有美好之意。将其拆解开来,里面有双人,有山,有文,或许是一个山水田园里的人文家园。在宋以后的历史上,徽州也是中国文人出处最多的地域之一。

如今,这里早已没有了往昔的繁华,曾经的古徽州散落在两省三地。徽州的名字也已逝去,易名为黄山,徒留人们对“皖南已无徽州府,空留青山笑皇天”的长叹。


图八


走在窄窄的青石街巷中,抬头仰望,百年老建筑原有的墙面已经斑驳渐黄......

这里,有很多弃置的、坍塌的、被拆到一半的老建筑,也有很多用钢筋水泥搭建起来的新楼房。这里,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却让人不时地感受到难言的空洞和虚无。因为这仅存的徽派建筑群,也正一点点被蚕食,被遗忘。




有人说:徽州是孤独的,孤独的意义在于它总是聚落选址在大山脚下的山口,背山面水,在山水之间,寻找藏风聚气的地域灵魂。”

可同时,徽州亦是孤勇的。古徽州,犹如时间长河上的一艘巨轮,满载着巨大的财富,满载着思想、文化、家族传承,航行在历史的河流中,或许它已沉没于年轮的巨浪,但它总不该消逝。


编辑丨腾飞

参考资料:徽州在哪里?

《渐行渐远的徽州》

纪录片《无梦徽商》、《中国商人》

- 特别鸣谢 -

首图 | 香芋    图一、三 | 侧侧  

  图二 | 香芋  图四 |tiffany.qi

图五 | 刘吟苍  图六 | 不在她方_

 图七| 吴轩  图八|心在汉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中国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