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最后的“关宁堡垒”:重金打造的防线,反而加速王朝灭亡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       文       约   2799  字


阅       读       需       要

                                                                            

min

电影《上海堡垒》上映以来争议不断,但国历君依然在里面看到了历史的影子。片中,外星文明突袭地球,上海成为人类最后的防御堡垒。国历君思绪由此飞回三百多年前的中国明朝辽东地区,那里有着类似的“关宁堡垒”——“上海堡垒”有外星人觊觎的仙藤,“关宁堡垒”也有后金(清)觊觎的火器。不过在明朝那会儿还不叫堡垒,叫军镇。

关宁堡垒,也就是关宁防线,即是自山海关到宁远镇一带军事防线,辐射松山、锦州,是明末著名的防线。明朝在辽东地区失地以后,无数的城防和堡垒在狭长的辽西走廊中纷纷筑起,从此,关宁防线成为明军抵抗后金军进攻的战略要地。

但是,这条很出名的防线发挥的作用却远远名不副实,明廷在宁远镇的建设上靡费无数,却鲜少发挥作用,甚至可以说,是这华而不实的防线拖垮了明朝。

提及明末辽东,我们常常会有一些误解,多是以为自萨尔浒之战以后明军不堪一击,在东北地区兵败如山倒,之后就是清军入关的故事了。

其实,萨尔浒之战后,万历皇帝迅速起用熊廷弼经略辽东,而后贺世贤击败努尔哈赤,辽东防务在熊廷弼的指挥下迅速完善。而在万历皇帝死后,大明政局不稳,党同伐异,熊廷弼下台,辽阳、沈阳等重要城市相继陷落,至此辽东明金双方才算是攻守易势。

沈阳和辽阳丢了之后,朝廷在熊廷弼和王化贞两人之间举棋不定。王化贞主张主动进攻,希图迅速收复两阳,而熊廷弼主张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必要时候可以放弃辽西走廊收缩兵力至山海关。

熊廷弼的主张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方布置”,所谓三方,即是天津、登莱还有山海关。他的意思是以天津和登莱为策应,重兵屯于山海关,进可攻击辽东,退可防止后金绕道入关,保证京畿重地的安全。

在天启二年的广宁之战中,王化贞战败,广宁失守,熊廷弼迁辽民入关,战后两人被双双罢职,三方布置计划破产。

三方布置计划示意图


关宁防线的建立肇始于接替辽东经略的王在晋,他和蓟辽总督王象乾对于辽东战事的看法与熊廷弼相同,都是主张收缩防线,而不是一味的将无数兵马钱粮投放“几成异域”的辽东,再等待时机主动出击。

王象乾曾言:“得广宁,不能守也,获罪滋大。不如重关设险,卫山海,以卫京师”(《明熹宗实录》卷二十二)。于是,王在晋很快就去到山海关实地考察。

经验老道的王在晋很快就在山海关的考察中发现了问题,他认为“高岭有乘墉之势,斗城如锅底之形”(《三朝辽事实录》卷九),山海关虽然地势险要,但关外峰岭高过关城,如架设大炮在上,城上守军会相当危险。鉴于已经失去辽东,完善山海关防御体系刻不容缓。

王在晋提议,在山海关外八里铺筑城作为山海关的屏障,防止后金军据山海关外高地向山海关进攻。朝廷起初也同意了王在晋的提议,但这个时候,孙承宗等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孙承宗(1563-1638年),官至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清兵第一次入长城,进大安口、遵化后不久,朱由检命久经沙场、70岁高龄的他负责通州地区的防卫

孙承宗认为,八里铺实在太近了,应该推进到山海关二百里外的宁远。在此之后,孙承宗说动天启皇帝,采取主动进攻战略。而在不断的党争过后,熊廷弼被杀并传首九边,在这之后,关宁防线正式成为明朝建设的重点。


对于辽东防务,孙承宗的思路是,先巩固山海关,在修筑宁远镇,进而推进到锦州。在天启年间,如果将宁远作为主动进攻的跳板,宁远镇是合格且合适的。

在天启年间,虽然有辽东战事和四川奢安之乱,但与此同时天启皇帝也大力追缴拖欠赋税、提解羡余、增收榷税等增补国家收入,国内并未出现大规模动荡。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明朝处理好和内喀尔喀蒙古的关系,训练野战军,以宁远为基地向前推进,未必不可有所作为。

崇祯年间的松锦会战中,在崇祯皇帝催战之前,集结明军野战精锐的洪承畴以机动兵力屯积,守而兼战的战略取得了成功。

崇祯十四年3月,清军围攻锦州,人生巅峰的明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洪承畴立营松山,依靠明朝在关外修筑的堡垒工事大量囤积兵马,向拿下锦州外城的济尔哈朗主动发起进攻,数战之后,明军压制清军,夺济尔哈朗右大营。

皇太极得知这个消息后一时盛怒,命令多尔衮去前线接替济尔哈朗,多尔衮再度率兵冲击洪承畴阵营不敌,前来增援的清军阿济格部也没有能够击败洪承畴,反而连连失利。明军的态势全面占优。

此时的洪承畴调度得当,且凭借明军常年对于辽西防线的建设,扎营固守,在防守中同时寻求主动进攻的机会。尽管后来明军因为多方因素兵败,但可以说,在松锦会战前期,明军之所以能稳步推进,与明朝对关宁一带的建设确实有关系。

宁远镇在天启年间和松锦会战前期,是作为进攻型的军镇,进攻型军镇要发挥作用在于进攻,进攻的基础在于军队的野战能力,如果部队因为野战能力不佳,将机动兵力屯于进攻型军镇中,就是被迫转为长期耗战。救援辽东的洪承畴看出问题所在,才向崇祯皇帝提出“正奇结合,守而兼战。”

关宁防线的失效,是在崇祯年间局势糜烂后导致的。作为一条本意为进攻的防线,局势糜烂以后,明军已经难以主动发起进攻,基本失去了进攻的效用。而如果作为防守,再考虑到构筑的费用,维持辽西镇的辽饷就几乎能拖垮大明。

崇祯年间清军入关路线图


自从清军吞并蒙古漠南诸部,蒙古林丹汗遁走以后,领土向西延伸,进攻明朝的路线有了更多选择,并不只有死磕锦州、宁远,在历史上的清军就曾在崇祯年间多次绕开辽西走廊从北面破关劫掠,甚至于进攻到了山东的济南,对明朝产生重大打击。


而在此时,明朝的辽西走廊也完全暴露在清军的进攻范围中,战线大幅度拉长,关宁防线已经失去了原有作用,守着宁远、锦州也不过是守给崇祯看。为了勉力维持辽西走廊的军队,明廷只能追加饷银进一步加重国内形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加速了明朝的灭亡。


早在天启年间,王在晋就说:“辽左兴供繁浩”,到了崇祯年间,土地兼并加重,国家财政进一步恶化,辽饷也成为人民的负担。继续源源不断的投入兵马银钱到关宁防线中也并不明智。


而作为防守的军镇而言,地处要冲最为关键。像北控燕山的宣府地区,自秦汉以来,宣府一带便是中原王朝扼守幽燕的重要据点,从秦汉的上谷郡到北魏怀荒镇,再到明朝宣府镇,守住宣府一带便可挡住自北方而来的敌人,所以大多数中原王朝都会在此设立军镇作为防御。

在蒙金战争中,金军主帅完颜承裕没有以大兵力跟蒙古人决战,后退至野狐岭(明属宣府镇管辖),后来金军犯了兵力分散的错误惨败后,蒙军如入无人之境攻城略地。宣府地带其战略作用可见一斑。
 
游牧民族进攻中原路线图


而宁远、锦州所处的辽西走廊狭窄绵长,补给线拉得太长导致靡费无数不算,当清军占领东蒙古,进攻路线越发广阔以后,据守的意义着实不大。

不同于“上海堡垒”,负担很重的“关宁堡垒”并不是最后的基地,并非不能放弃,而明朝为何最后还是没有撤军入关?

或许除了触及到辽西军阀的利益外,那就是崇祯皇帝朱由检的面子问题了。

参考资料及文献:
《明熹宗实录》
《国榷》
《崇祯长篇》
《三朝辽事实录》
朝鲜《李朝实录》
《满文老档》
历史档案《明档》
《清代档案史料丛编》
《金史》卷九三《完颜承裕传》
《中国历代战争史》十四
《度支奏议》

《清太宗实录》



文章来源:国家人文历史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