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寺。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来自網絡」

 首图 |「o野蛮o」


前段时日,西安古观音禅寺的一棵古银杏树的照片,分别上了国内外互联网的热搜。

那是一棵由李世民亲手栽下,已经有1400年历史的老树,在秋末冬初之时,一身绿叶尽染黄,美不胜收。

照片在网上流传后,立即有大批市民慕名前往。最多的一天,来看这棵“网红”树的人数达到了7万。

 


若不是寺庙的庇护,或许这个由岁月才能打造成的奇迹早已消失在不断翻新的都市中。

一座城市中,必要有一座寺。

寺,是我们的心之归所,是喧嚣之中的一抹清幽。

 


 寺,在观察着城市,记录着城市,也守护着城市。

想了解一座城市,就要先看看它的寺。

被称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的南京鸡鸣寺,是时代伤痕与希望的载体。


图片源自500px:大玉儿


它建于东吴,在明代由明太祖朱元璋下令整修翻新后,在咸丰年间被战火烧毁,又于80年代在住持宗诚法师的带领下重建。

它是《新白娘子传奇》的拍摄地,胡适在这里题过诗,郭沫若在这里求过签,朱自清在文中称它是南京的非去不可之地。

 


提起鸡鸣寺,总能想到文人特有的锋锐和朴素。

鸡鸣寺依鸡笼山而建,此山曾是竟陵王萧子良聚集四方学士,抄经书编《四部要略》的地方。后来两江总督张之洞为了纪念“戊戌六公子”的杨锐,在鸡鸣寺建了豁蒙楼。

 



1934年,鸡鸣寺举办了重阳登高诗会,被称为是晚清以来最大型的诗坛雅集。共有103人参与赋诗,约70位诗人到场,其中不乏陈衍、曹经沅等大家。

1936年,在寺中设立历史语言研究所,于安阳殷墟挖掘出的重达6吨的甲骨文,被送到这里进行研究。

 

摄影:曾水金


千年的的鸡鸣寺,不仅是文化的发生之所,也是庇护之所。在风云变幻的天下,寺岿然不动,文明就有被传承的可能。

 

北京法源寺的过去是悲情的。

贞观年间,唐太宗东征高丽失败,为了纪念死去的将士,下令建造悯忠寺,也就是今天的法源寺。寺未建成,李世民便去世了,由武则天主持修完,历时51年。

悯忠悯忠,一个“忠”字就这样贯穿了寺庙千年的历史。

 


北宋末期,宋钦宗赵桓曾被囚禁于悯忠寺。后宋遗臣榭枋得抗元失败,拒不投降,在寺中绝食身亡。

明朝末期,大将军袁崇焕含冤被凌迟于甘石桥,一名佘姓义士拾其残骨,埋于悯忠寺。

再后来,作家李敖写下了他的第一部小说,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作品《北京法源寺》。以法源寺为背景,记叙了谭嗣同等人戊戌变法的经过。书中还写了谭嗣同在就义前,到法源寺和方丈辩佛的片段。

 

悯忠寺复原图

现在的法源寺,是清幽宁静的。这里有成片的丁香,有一群慵懒肆意的猫,和几乎是全中国最宝贵的佛教收藏品。



占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分六进院落的法源寺里,供奉着明代时期制作的,高达一米甚至三米以上的弥勒菩萨、四大天王像和毗卢遮那佛等,造法精美,极为恢宏。

除此外,这里还藏有各个时期的佛像、法器和文物,还有赵子昂、吴道子所画的菩萨像以及其他许多名人手写金字经,墨宝等。

 

泰戈尔访问中国,拍摄于法源寺


据说这些文物,曾是佛学界私下发动各大寺庙,将文物汇聚在此,以求在战乱中得以保全。现在,这里已成为中国佛学院和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的所在地。

今天的法源寺碑文上,还刻着寺名的由来,“人以为戒在是即法在是,未知其法之源也;即谓摄心明戒,亦只知心之说,而源仍未及知也。”

通晓外界不算懂,清楚本心才是真溯源。


图片源自flickr:sunnywinds


 


如果问中国最独一无二的寺是那一座,那一定就是古德寺了。

和传统的中国寺庙不同,在古德寺,可以看见希腊风格的回形走廊和方形立柱、古罗马式风格的半型拱门、哥特式的玫瑰花窗和小乘佛教的金翅鸟雕刻等诸多设计风格,是中国唯一一座印缅风格的汉传佛庙。

 


这是一个融合了东西方文化的奇迹建筑,行进在其中,仿佛是场时间和空间的穿越,一种难以置信的美。

古德寺的设计者是谁,已经无法去查证了。但有一个动人的传说,是当时的主持昌宏法师,在打坐入定时,看见了寺庙的模样。出定后,请人把禅定中的那座寺庙画了下来,后来就成为古德寺圆通宝殿现在的样子。

 


和众多寺庙一样,古德寺也遭遇过遗弃和掠夺。

寺内曾存有的王羲之和郑板桥的真迹、袁国桢墨写大字华严经一部、陈势丝绣大悲咒像全套,和大雄宝殿地下室内贮存的佛像和经书等等,均不见了踪影。

更戏谑的是,这里还曾成为武汉照相机厂的工地,大雄宝殿、天王殿等成为机械制造的厂房。

 


现在的古德寺,里面住了一小群比丘尼们(女性出家者),她们尽可能地搜集资料,让这座神奇宝寺在修复重建中更加完整。

在武汉的一片高层建筑的掩映中,神秘而幽静的古德寺,如同是一位遗世而立的仙女,用其清冷的姿态抚慰着俗世的躁动。

 



 在现代社会的冲击下,寺的生存是艰难的。它们曾香火盛极一时,后又被繁世所遗忘。

现代人意识到寺的重要,大概是从龙泉寺开始的。

它是出家人学历最高的寺庙,是科研实力最强的寺庙,还是一个成立了动漫中心的寺庙,不但制作了系列漫画和动画,甚至还研发了僧侣样貌的机器人。


 

崭新的龙泉寺确实拨动了大家的记忆之弦,让寺庙再次回到人们眼中。如今,越多的人会在闲暇之时逛一逛城中寺,也越多的人想留给自己一个在短期寺庙修行的时间,

 


山中寺,是自然与人的和谐。城中寺,是天下人的心之归所。

一座城中,若没有寺,好像就缺了点什么。若家的中心是祠堂,那城的中心想必是寺。

 

图片来源ins:chantreee


它是时间胶囊,贮藏了一个城市的历史变迁和文化印迹,是城中人寻找自己身份和归属的地方。

它也是疲惫之时的栖身地,隔绝了喧嚣和躁动,营造一处与自我对话的世外桃源。

 


本是清幽的寺,也始终在承载着人类的悲欢,和对某份顿悟的向往。

“一座正定城,半部佛教史”,是大佛寺贮藏的流转时光;“月落乌啼”和“江枫渔火”,是属于夜宿寒山寺的张继的孤独;朱棣皇帝为表达对母亲的爱意,用二十年时间建了一座大报恩寺。

 


寺内寺外,是简与繁,静与闹,无与万物的切换。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寺。

若城中有寺,便不怕精神失去家园。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风物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