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花清瘟为何在加拿大和瑞典遇到麻烦了?

时至今日,连花清瘟未获美国FDA药品认证


文|野望  Faye



这两天,海外留学生几乎人手一份的连花清瘟,在瑞典和加拿大遇到麻烦了。


瑞典媒体5月6日报道称,瑞典药管局与海关署将连花清瘟描述为“未经许可不得从申根区以外的国家运输”的药物,并将其扣留在边境。海关总署专家乔纳斯·卡尔森(Jonas Karlsson)说,“我们在3月和4月检获了该产品,该产品正在向新冠患者销售,以前从未见过它。”


瑞典媒体还报道,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Dan Larhammar)表示,虽然“连花清瘟”包含约13种草药,但检测发现“成分只是薄荷醇”。


瑞典药品管理局也提出“警告”:“我们还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该药有效,绝对不是我们推荐的东西。”


另一则报道来自加拿大,一位名叫Neemay Li的留学生在收到连花清瘟胶囊以后很高兴地将其晒到了YouTube上,这引起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的注意,他们向加拿大卫生部门发去了询问邮件。


近日,加拿大卫生部门发言人在回复记者邮件时表示:在加拿大出售未经官方批准的COVID-19(备注:新冠病毒)药品,或是制造虚假、误导性信息,称该药品能够预防、治疗或治愈COVID-19,都是违法的。卫生部正在严肃地对待此事,将会采取措施阻止这种活动。


以岭药业官网截图,介绍连花清瘟可治疗新冠肺炎轻型、普通型患者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连花清瘟胶囊的成分中包含鱼腥草,鱼腥草是否伤肾仍存在一定争议。有观点认为,鱼腥草虽然不含强致癌的马兜铃酸,却含有马兜铃酸的代谢物马兜铃酰胺,也有一定伤肾风险。


丁香医生曾分析,有一种物质叫做「马兜铃酸」,不仅会引发肾损伤,也有很大的致癌风险。而鱼腥草中含有几种马兜铃内酰胺类物质,其分子结构和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马兜铃内酰胺」有相似性。不过目前鱼腥草中的物质也只是「相似」,致癌伤肾证据并「没有实锤」。



尽管如此,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无论中国还是欧美医学人士,普遍指出:不能把连花清瘟用作预防新冠肺炎的药物。《保健时报》在4月24日报道称,连花清瘟并不能作为预防新冠肺炎的药物,乱用药反而会伤身。


一、连花清瘟未获美国FDA批准,加拿大和美国医生提醒要慎用


5月7日,加广中文报道,加拿大的许多中国留学生最近从各地中国领事馆收到了“健康包”,内有口罩,消毒湿纸巾和两盒连花清瘟胶囊。尽管这种胶囊在加拿大市场上合法销售,但是一些加拿大医生对它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持怀疑态度,并警告患者谨慎服用。


常为CBC做医疗专栏的多伦多家庭医生Peter Lin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患者需要了解的是,能够缓解一种疾病的症状并不意味着治疗这种疾病本身。以退烧止痛药Tylenol为例,新冠肺炎患者可以用它来退烧,但是它并不能杀死新冠病毒,需要谨慎服用。


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的副总领事孔玮玮表示,目前确实没有药物能够杀死新冠病毒。但是他相信中国留学生足够成熟,会细读连花清瘟胶囊的服用说明以及其他相关信息。


在纽约行医的中医医师陈德成在近日的一则Youtube视频中也表示,有许多华人找他来问有没有连花清瘟,他说自己没有,也不知道纽约是不是有药店在销售,“不过美国FDA还没有批准连花清瘟,一种药没个十年八年是根本不可能批准下来的。”


作为中医师,陈德成似乎也对服用连花清瘟持审慎态度。对于是否服用连花清瘟,他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如果患者没有出现发烧症状,千万不要使用连花清瘟;第二、早期病人或者没有确诊的病人,也不建议服用;第三、,要特别强调,连花清瘟不能作为预防(新冠病毒)的药。如果你没有感染,那么千万不要用这个药,因为它太寒凉,反倒容易让你体质改变,容易中招。而且, 吃这个药会大便排泄次数增加、拉稀,因为里面有大黄。


朋友圈截图


2015年底,作为治感冒、抗流感药物的连花清瘟美国二期临床研究启动,以岭药业在公司官网发布的新闻通稿中称,这是第一个进入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研究的治疗流行性感冒的中药,“这也是中药走向世界的必经之路”。


不过,这一次国际化似乎并没有取得好的效果,时至今日,连花清瘟尚未获得美国FDA的药品认证,在美国不能以药品的名义公开宣传和销售。


二、乘着留学生的翅膀,70万盒连花清瘟飞向全球



按照官方解释,连花清瘟的主要成分为连翘、金银花、炒苦杏仁、鱼腥草等。“连花”二字就取自连翘、金银花,是由以岭药业在非典期间研发出来。


据《燕赵晚报》介绍,2003 年非典型肺炎肆虐,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研发了连花清瘟胶囊,功能主治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袭肺证,次年 5 月成为我国抗流感药物新成员。尽管当时非典已经结束,但其 "抑制 SARS 病毒作用 “后来被明确写入说明书。


新冠疫情发生以后,连花清瘟又多了一个功能,抑制新冠病毒。3 月 23 日,连花清瘟被纳入 “三药三方”。


连花清瘟的最近一系列话题,则大多都和身处在全球的华人、留学生群体有关。


5月4日晚,钟南山应外交部和国家卫健委联合邀请为留学生答“疫”解惑时,再一次肯定了“连花清瘟”的疗效,“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地(对新冠)有效。”


钟南山表示,有充足证据证明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刚刚做完一个实验,结果很快就要发表了,第一次在世界上用非常充足的证据证实连花清瘟有效,能帮助病人恢复。”


其实,早在3月23日,钟南山的医疗团队就发表论文称,连花清瘟显著抑制新冠病毒复制,影响病毒形态并在体外发挥抗炎活性,这表明连花清瘟可以抵抗病毒攻击。


钟南山的这些发言、“三药三方”及疫情引发的恐慌,引发了全球华人抢购连花清瘟的风潮。淘宝上一盒20元人民币(3美元左右)在Ebay和亚马逊上卖到了10美元到30美元不等。无所不能的微商们,也在朋友圈纷纷卖起了连花清瘟。


但真正让连花清瘟走向“国际”舞台的,其实是分布在全球的留学生群体。


以岭药业官网首页转载了一篇公司所在地石家庄本地媒体《燕赵晚报》的报道。这篇题为《河北一朵“花”,清气荡全球,“连花清瘟”硬核抗疫力推进中药国际化》的报道介绍,疫情发生以来,已经有70 万盒连花清瘟被放进"安心包"分发给海外留学生。很多留学生收到" 安心包 “后大为欣喜,“因为连花清瘟在国外一药难求,价格飞涨还不一定买得到”。


三、一季度连花清瘟狂揽15亿,但主要靠国内市场


在以岭药业的官方首页,与《河北一朵“花”,清气荡全球,“连花清瘟”硬核抗疫力推进中药国际化》并列的另外两篇报道是:《张伯礼:部分国家批准连花清瘟注册销售,海外兴趣很高》、《连花清瘟海外市场再传捷报!获新加坡注册批文》。


后一篇报道发布于5月7日,该报道显示新加坡卫生科学局(HSA)核准签发了连花清瘟的“中成药”注册批文,批准连花清瘟胶囊符合新加坡中成药标准注册。这也就意味着,连花清瘟可以在新加坡合法销售。


在以岭药业发布的公告中,该公司表示,新加坡注册批文将给公司拓展海外市场带来积极影响。


截至目前,连花清瘟胶囊已在中国的香港、澳门地区和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泰国、厄瓜多尔分别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现代植物药”、“天然药物”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


作为一种中成药,为什么连花清瘟在世界各地的注册身份如此大相径庭?这种国际化着实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据官方介绍,以岭医药集团坐落在河北石家庄,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于1992年6月创建。


1989年,在中医药行业风生水起的吴以岭成立了以岭医药,也就是现在以岭集团的前身。之后十年间,吴以岭又带着团队建“以岭医院”,搞中药生产基地,还在非典时期研发出了连花清瘟。随着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最终吴以岭在2011年成功将以岭药业送上A股资本市场。



以岭集团官网介绍,截至目前,该公司经营范围已涉及现代中药、西药和生物药多个领域,并在美国、英国等多个国家设立了分公司和办事处,发展成为净资产约75亿、市值约200亿元的全国医药上市20强企业。


今年连花清瘟火爆海内外的背景下,以岭药业最新总市值已经飙升到390亿元人民币,近乎翻倍。


以岭药业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实现营业收入23.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0.56%,扣非净利润为4.38亿元,同期增长54.77%。经营性现金流金额,则同期暴涨265.7%。


这其中,连花清瘟功不可没,数据显示,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5.42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66.07%。


不过,目前来看,连花清瘟一季度的营收主要仍得益于其国内市场的增长。在以岭药业的一份公告中,其表示,现阶段海外销售收入占以岭药业营业总收入比例较低,暂未实现规模性销售。不过,以岭药业并没有透露海外销售收入占比到底有多低。


中国医药保健进出口商会数据则显示,我国中药类出口中,中成药在中药产品整体出口额中占比仅为 6.53%,大多为原料类产品。


在上述《河北一朵“花”,清气荡全球,“连花清瘟”硬核抗疫力推进中药国际化》的报道中,《燕赵晚报》写道,“在这场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战中,源自河北的’连花清瘟’展现出了中国中药的硬核力量,从石家庄走向全国、全球,一步步推动着中药国际化的最新进程。”(完)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加拿大和北美必读》公众号,文章为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这里是瑞典:瑞典海关已限制连花清瘟药品入境,称其“不起作用”,2020.5.6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咨询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疫情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