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日烟花将连放三天,纽约市沙滩可游泳,大都会分馆永久关闭...今日新闻有点炸

直到燃放前一刻才会宣布



上个月,我们还说到因为疫情的关系,震中纽约将在今夏保持泳池和沙滩的关闭。但随着分阶段复工以及对疫情的重新评估,这些原本以为不可能的事,如今都将慢慢回归正常。


今天的新闻要点有点多,我们一条条来看。


独立日烟花将连放三天


下周六,就是美国独立日。以往每年的这一天,在东河边上观赏烟花是纽约的城中大事!不少人都会呼朋唤友,相约去往各观赏点集中观看,说现场人山人海不为过。



比如去年,这场号称自2000年以来最大的梅西烟花秀,在25分钟内放了7.5万炮。其中包括了28种不同颜色、不同效果的新型烟火。


爆裂雨滴形状(crackling rain shells)、夜狼嚎叫(howling wolves)、巨龙呼啸(screaming dragons)、银色旋风(silver twisters)、宝石形状(diamond screamers)以及非同凡响的1,600呎高的瀑布形状等,非常壮观。



那么在这特殊的一年,眼看着国庆日临近,这一传统庆祝活动究竟是否会如期举行?昨日,市长白思豪终于在记者会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市长表示,今年国庆,梅西烟花秀不仅不会缺席,而且还会连放三天。不过燃放的日期,定在6月29日(下周一),6月30日(下周二),以及7月1日(下周三)。也就是说,独立日当天不会有烟花燃放。


至于规模,会比往年要小。每次燃放5分钟,但全市5大区都会有燃放点。



之所以这样设计,市政府表示也是因为疫情的关系。


分日子、分地区燃放,可以有效防止市民为观看烟花而大规模聚集。


“我们希望市民们能够在家、在自己的屋顶上或是附近的公园里就能欣赏到烟花。”白世豪表示,“今年的烟花秀虽然短,但还是会很精彩。由专业人员精心设计,燃放形式会很特别。它会移动燃放,但保证安全。”




不过虽然我们知道了燃放的日期,但至于具体几点开始燃放,以及在哪里燃放,市长表示将继续保密,直到燃放前一刻才会宣布。


哇~~不定时、不定点,这么特别的烟花秀,真的有点期待了呢~~说不定下周你的窗前、你的头顶,就会有烟花照亮呢~~



至于7月4日当天,NBC电视台将会实况转播精彩的空中飞行秀,以及向疫情一线工作者致敬和慰问的特别节目。


此外,市长还卖了一个关子:“7月4日晚上,帝国大厦上空将会有非常惊喜等着大家!”


搓搓小手,期待一下!



特别提醒一下,最近纽约全市都有市民违法放烟花。


从6月1日至21日期间,市长办公室已经接到了8967起相关投诉。推特上也有不少市民予以愤怒曝光。



这些违规燃放烟花地点遍布纽约各地,且从这个月中旬开始激增。



昨日,市长也宣布立即着手整治违规烟花燃放行为,并将重点打击烟花供应商。目前,纽约市已组建了一个特别工作组,其中包括10名NYPD情报局警官、12名FDNY消防队长和20名刑事调查局成员。


希望下周该特别行动可以有效减少市区内的违规烟花燃放。


同时大家也千万不要将违规燃放的烟花与届时的梅西烟花秀搞混哦~



纽约市沙滩下周可开放游泳


尽管纽约市此前已经宣布沙滩重开,但仅限于在沙滩漫步和小憩。游泳等海上活动一律不准。


但随着疫情的好转,今天早上市长宣布:7月1日,纽约市的各大海滩将允许下水游泳!



这一消息最早由Wall Street Journal爆出,如今终于得到市长本人亲自证实。全市有620名救生员已接受培训,准备上岗!


当然,尽管海滩恢复全部“功能”,但特殊期间还是需遵守相关规定:


  • 不论是在游泳、栈道还是沙滩上,都必须要保持6英尺的社交距离

  • 沙滩椅/沙滩垫之间,必须与他人的保持10英尺的距离

  • 如果不能保持规定的社交距离,则必须戴口罩

  • 禁止团体活动


另外各沙滩会尽量将人流量控制在疫情前的50%,避免过度拥挤。



所以各位,沙滩全开放,自觉靠大家。毕竟纽约市没能像法国拉格兰德莫特海滩那样,为游客划定社交距离



以后前往沙滩,口罩要成为必带品之一。


潮报也友情提醒,脸部防晒要抹好。不然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变成下面这样:




大都会分馆The Met Breuer将永久关闭


纽约市可以说是博物馆之都,不少全世界鼎鼎大名的博物馆都在这里。


但是因为疫情,这些博物馆都已在3月关门谢客,其中就包括了大都会博物馆以及旗下的各分馆。


从3月13日闭馆以来,已经3个多月。


尽管据纽约时报报道,大都会有望在8月下旬前重开。按照纽约分阶段重启日程,最早或许将在7月20日纽约进入第四阶段重启的时候就开放,但今日一个令人伤感的消息传来:大都会分馆The Met Breuer没能挺过疫情,将永久关闭。



Breuer博物馆这座独特的建筑,坐落于东75街与麦迪逊大道交界的地方,是马塞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的设计作品。1966年,它是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新址。


随着惠特尼的搬迁,2016年3月,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正式将这栋建筑以“大都会布劳耶分馆”,也就是The Met Breuer之名推出。它成为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野兽派据点,主要展出现当代艺术。于2016年3月18日正式开馆。



然而著名的建筑加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背书,依旧没能救回布劳耶分馆。


在运营了整整四年后,The Met Breuer在疫情之后匆忙谢幕。


艺术网站ArtNet最早报道了这一消息。

在与大都会相关人员的邮件来往中证实,即便纽约进入第四阶段,The Met Breuer也不会再次开放。


而之后,The Frick Museum将接管布劳耶,作为其收藏的又一容纳场所。



据ArtNet报道,大都会与Frick Museum的协议已经达成有一段时间了。


而且早在2018年,布劳耶分馆已经同意Frick暂时接管。这帮助大都会提前三年摆脱长达8年的租赁,为大都会省下4500万美金。


与当时轰动艺术界的开幕式相比,布劳耶分馆悄然落幕的消息,实在让人唏嘘。很多人甚至没能来得及看它一眼,很多粉丝也没能来得及和它正式道别。


目前,官方网站上还暂时没有正式公布这则消息。


再见了,The Met Breuer




文章来源:纽约潮报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烟花;纽约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