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贵妃”会是泰国版甄嬛吗?

泰王似乎更愿意将她置于极端的冲突和风暴之下。


去年10月被褫夺贵妃封号又锒铛入狱的诗妮娜·披拉萨甘雅妮“死而复生”,不仅让泰国王室素来神秘的私生活再次引发外界猜疑,更为热闹的泰国政局添了一把火。


8月29日,泰国《皇家公报》宣称恢复诗妮娜所有头衔,且“从今以后,她将永远不会被剥夺军衔或王室勋章”。前路透社记者,东南亚问题专家安德鲁·马歇尔在自己的推特主页上透露:8月28日,拉姚中心女子惩教所为了秘密转移诗妮娜,提前空出两天“大扫除日”,禁止外客拜访。德国图片报则拍摄到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在29日和刚刚获释的诗妮娜同乘一架注册为HS-HMK的私人737飞机从曼谷回到慕尼黑。


事态发展与古装热剧《甄嬛传》高度重合,中文世界对此津津乐道。但就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过去的种种动作来看,贵妃复宠的剧情不会是一场单纯的宫闱斗争,诗妮娜远非甄嬛那样手握反杀剧本的大女主。


百年来的第一位贵妃


诗妮娜原名尼拉蒙·奥恩普罗姆(Niramon Ounprom),现年35岁。2008到2012年期间曾在阿南塔玛希敦军队医院担任护士,因照料提帮功.沙拉米触王子的契机进入皇宫, 随后成为国王的其中一名情妇。哇集拉隆功在2019年的4月30日,也就是他和第四任妻子,现任王后苏提达结婚的前一天,授予了情妇诗妮娜王室荣誉。


2019年5月,她的军衔从陆军上校被提拔至国王皇家卫队的少将,王后则是该卫队的将军。去年7月28日哇集拉隆功67岁生日当天,诗妮娜被封为贵妃,这是泰国王室执政二百余年来第二次使用“贵妃”头衔,也是自1932年以来王室首次公开承认一夫多妻制。


● 册封典礼上的诗妮娜与国王哇集拉隆功 / 泰国王室办公室


作为各式荒诞剧情中的女主角,诗妮娜博尽眼球。2016年6月,她和国王各自贴着一身纹身贴,穿着露脐背心在慕尼黑逛商场。2017年12月26日又在曼谷被拍到衣着暴露地对拉玛五世的雕像行礼。2017年和2019年4月,二人再次在德国被两次拍到身着露脐上衣逛街。


而在皇室公布的照片里,诗妮娜英姿飒爽,人设丰富:受过专业军事训练,还是一名飞行员。照片吸引到的点击量一度造成王室家庭局网页瘫痪。


然而同年10月,诗妮娜上位不到百天即被贬入狱,随即消失于公众视野。没有人真的知道皇宫当中发生过些什么,《皇家公报》罗列了她“不知感恩,言行不当”“对皇室婚姻不忠”“顶撞皇后”等多项罪状。一些据称来自宫廷职员的消息则称,诗妮娜是为了能在王室巡游仪式上坐在哇集拉隆功国王旁边一事在宫中引发争执,也使仪式被推迟至12月。


● 国王哇集拉隆功在12月终于举行的王室巡游仪式上,身后为皇后苏提达 / 网络


诗妮娜被投入Klong Prem监狱之后不久,又被转移到传闻中专门关押惹恼皇室的犯人的Thaweewattana监狱,全程未经司法审判。前述东南亚问题专家马歇尔引述在泰国当地的线人消息称,这是讨厌诗妮娜的宫中派系给她设下的圈套。


今年年初,曼谷一度传出她已遭不测的小道消息,直到诗妮娜近期再次露面,毫发无伤,谣言不攻自破,也再次凸显了泰王室极端的神秘和不透明性质。


马歇尔预测,国王会在9月24号玛希敦日回到泰国作短暂停留,纪念泰国现代医学之父,同时也是拉玛十世的祖父玛希敦·阿杜德。航班信息显示他将于9月23日前往王后苏提达的居住地瑞士苏黎世,于9月24日凌晨飞到曼谷素万那普机场,在25日的1:05返回苏黎世。目前仍不能确定国王是否会携王后和贵妃一同出席节庆。


后宫“女人戏”的背后


在诗妮娜戏剧性的登高跌重之后,马歇尔的推特账号在去年10月23日发布了一张诗妮娜拍摄于2012年的照片,配文写着“在她的生活被哇集拉隆功摧毁之前”。


他在Southeast Asia Globe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看似荒唐的桃色绯闻是哇集拉隆功故意为之,目的是试探并扩展君主权力的边界。自从1932年革命以来,泰国一直维系着君主立宪制,尽管它与英国皇室那样为人熟知的形态存在一定差距。塔斯马尼亚大学的东南亚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法雷利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同样认为,国王正在多个方面试图重振绝对王权。


从“专宠”到封妃,再到复宠,诗妮娜的上位之路并非个人魅力或爱情的结果,与之相反,哇集拉隆功似乎乐于将她置于极端的冲突和风暴之下:在已有正妻之时册封贵妃,引起的冲突和矛盾无可避免,而如果考虑到一夫一妻制之于泰王室,原本就是二十世纪初接受英国谈判条件,放弃君主制改行君主立宪制之时的约定之一,封妃之举可能引来的攻讦更远不限于后宫。


● 2019年5月4日,王后苏提达(前)与诗妮娜在哇集拉隆功的加冕仪式上 / 网络


康奈尔大学历史与亚洲研究教授塔玛拉·卢斯则对媒体指出,在君主制时代的泰国,泰王的一夫多妻制是一种政治承诺,通常用于将不同的文化和种族地区整合进王国统治之下。这与诗妮娜当前的情况也有明显不同。


除了贵妃头衔,诗妮娜不同寻常之处还有她在公众场合的积极表现:2017年,国王以王室名义组建了一支志愿者队伍(Chit Arsa royalist cult)。诗妮娜是该组织的核心成员。媒体拍到她穿着黄蓝相间的制服带头参加清理河道、到贫困社区发放食物等公益活动。泰国王室成员各有各的专属颜色,黄色为国王的专属色,而诗妮娜的代表色正是蓝色。


● 诗妮娜身穿黄蓝主题色制服与她的志愿者队伍在一起 / 网络


在诗妮娜被废黜期间,这套制服的配色被换成了黄色和代表王后苏提达的紫色,诗妮娜的痕迹被从制服上抹除。


除此之外,诗妮娜还在2017年促成一场名为“爱与温暖”的冬季展会,为弱势群体募捐,巩固君民关系。公众被鼓励身着泰国国王拉玛五世统治时期的传统服装参与活动。


所有这些由诗妮娜出面的活动都被视为提升王室声誉的新尝试,与目前的皇太后、哇集拉隆功母亲诗丽吉皇后此前的公众活动不同的是,诗妮娜并不像诗丽吉皇后那样拥有正式的摄政王身份,而她所组织的也更多被视为一种社会动员运动,而非传统的公众慈善。


君临城下


而王权扩张最直观的表现,仍是财富和特权的迅速聚集。《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杂志将哇集拉隆功列为2018年全球最富有的君主之一,其个人财富保守估计超过三百亿美元。


泰国王室在已故的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国王时代就达到了空前的富足。但普密蓬国王谨慎克己,在位70年间几乎从无行差踏错之举,在泰国民间广受爱戴,他所表现出来的伟大仁慈,使其具备了“正在成形的佛”的美誉,也给皇室财富增添神圣光环。


泰国现代史专家马修·菲利普斯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评论称,王室从1932年刚进入民主宪政的克制节俭发展到如今,已经变成了“毫不掩饰”的富有。


2017年,哇集拉隆功将王室财产局(Crown Property Bureau)名下的全部资产变为以他个人名义持有。王室财产局的主席也由国王私人秘书兼空军上将萨提蓬·苏克维莫(Satitpong Sukvimol)取代原财政部长接任。据路透社在2019年的统计,国王的资产构成囊括了包括泰国6560公顷(16210英亩)土地,4万份租赁合同,价值约90亿美元的公司股份,以及大量具有文化价值的金银珠宝和建筑等。


国王接管之后,房地产开发商又加大了投资力度,目前这些土地上有约47亿美元的待开发项目。


财富的扩张不止步于金钱。在2018年4到8月,建造于1900年的行宫威玛曼柚木殿被拆除,谷歌地图上这座珍贵的历史文物已荡然无存,据称国王意在新建一座私人园林。根据东南亚研究网站New Mandala的报告,还有两所学校也要从从王室土地上撤离,给新建的园林腾地方。


● 威玛曼柚木殿原貌,目前已不复存在,王室2019年释出的消息称该宫殿系出于维修目的暂时拆除,但未来将永久不再对外开放 / Wikepedia


虽然泰国王室和军队长期保持着共生关系,但哇集拉隆功登基以后一再表现出直接干预军队的意图。去年,一项紧急法令把在曼谷的第1和第11步兵团编入皇家卫队,该卫队只对国王负责。亚洲日经网8月28日报道称,国王的个人色彩在军中日益显著,助理陆军参谋长纳龙班·吉特卡沃泰将军得到了国王的支持,将在9月被任命为新的陆军总司令。纳龙班属于国王卫队,这是一个总部设在曼谷的军事派系。


泰国总理巴育在此事上的影响力并不乐观,他迫切需要军方支持,但纳龙班和他关系并不密切。另一个信号是,去年7月巴育和他的新内阁宣誓就职时,宣誓永远效忠的对象从宪法变成了国王。巴育的竞选强调传统价值观,也包括对王室的忠诚。


不过与之同时,泰王室在民间的“存在感”正越来越高。2019年10月,由于频繁因王室成员活动引起封路和大规模交通拥堵,“王室车队(#Royalmotorcade)”的话题在Facebook上掀起热议,2019年的最后几天,由于公主希里万纳瓦瑞携友人假期出游,热门景区普吉岛攀牙湾附近区域遭到关闭,再次引起网络负面反应。由于当时正值跨年假期期间,收入高度依赖旅游业的泰国民众被牺牲掉的不止是一时便利。


● 希里万纳瓦瑞公主在自己社交网络上发出的游玩照片 / Twitter@Andrew MacGregor Marshall


在严禁讨论王室的泰国,类似情形并不寻常,今年1月,国王下令国家警察总署不再为王室车队大规模封路,以示仁政,表示担心给民众带来困扰。


今年三月疫情爆发以来,泰国的医疗和经济亦深受打击。但哇集拉隆功几乎没有在泰国露面,也把他名义统治下的民众推得更远。君主制的作用在公共讨论中受到新的审视。“为什么我们需要国王(#whydoweneedaking)”一度是推特上的泰文头条。


王室的奢侈生活也在近日泰国的抗议浪潮中成为标靶之一,泰国国立法政大学21岁的大三学生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呼吁,王室必须像普通民众一样受到法律的约束。当地主流媒体未对此进行细节报道,侧面印证了这个话题的敏感性。


如今,“不死贵妃”卷土重来,将会放大君主制在国内紧张局势中的涟漪效应。塔斯马尼亚大学的James Chin教授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时承认了这一点。这究竟是不是哇集拉隆功想要看到的局面,仍未可知。倘若今年12月的冬季展会能在贵妃的操持下再度举办,我们或许又能看到泰国王朝“昨日重现”的图景。(责编/张希蓓)



文章来源:外滩TheBund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泰国王室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