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一个月,纽约“正在倒退”

“我们正在倒退”


编辑:Schnappi



来源:PIX11、今日新闻、国会山

编译:文婉秋、Schnappi



【编者按】

纽约是第一个在上个月重新开放公立学校进行面授课程的主要城市地区。目前约有一半的学生参加了面授课程。开学近一个月了,纽约市的学校情况怎么样了呢?

有好消息——

纽约市开学时只发现少量新冠阳性病例


纽约市的学校自三周前重开以来,首次有针对性地进行冠状病毒测试,发现阳性率很低,尽管人们担心病毒会在教室里迅速传播。


大约有15000名学生和教职工接受了检测,10676人得到了检测结果。据《纽约时报》报道,只有5名学生和13名工作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


驻扎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高危街区学校附近的移动测试点,在3300多次测试中,只反馈了4次阳性结果。这两个区新冠病例的急剧增加,其中许多是在保守派犹太教社区,引发了新的限制和对纽约市第二波感染浪潮的担忧。


教师组织“卓越教育家”(Educators for Excellence)的执行董事保拉·怀特(Paula White)告诉《纽约时报》:“这一数据令人鼓舞。它巩固了我们所听到的关于学校不是病毒超级传播者的看法。”



也有担忧——


1、检测水平仍然不理想


有针对性的计划包括每月对10%到20%的学生和工作人员进行一次检测。一些批评者表示,虽然低阳性率令人鼓舞,但这种检测方法可能意味着更大的暴发可能不会被发现。


校长理查德·卡兰萨透露,公立学校的随机测试协议显示出较低的参与率,在476369名亲临现场的学生中,只有7.2万人同意该计划。也就是说,只有15%的学生参加了这个项目。不参加该计划的学生将被迫接受远程教学。卡兰萨无法提供明确选择不参加该计划的学生人数。


8月,白思豪(右)和校长理查德·卡兰萨(中)在新桥小学( New Bridges Elementary)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阿希什·贾(Ashish Jha)告诉《纽约时报》:“纽约市正在进行某种程度的随机检测,这很伟大。但这不是理想的水平。”


教师工会主席迈克尔·穆尔格鲁(Michael Mulgrew)说,纽约官员目前正在探索将检测次数增加到每月三次的可能性,他说,这对检测任何可能的暴发将“更有价值”。


2、7.7万学生没有平板电脑及网络进行远程学习


纽约市民选官员、家长和学生周日(10月18日)聚集在教育局(Department of Education)总部外,呼吁纽约市的顶级教育官员结束纽约市公立学校学生的数字鸿沟,因为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公共住房和庇护宿舍的7.7万名学生没有远程学习所需的技术或网络。



有三个孩子的布鲁克林母亲罗娜·莱特(Lorna Lighter)参加了集会。她质疑为什么她的两个孩子没有平板电脑,并问为什么他们被遗忘了。莱特说,自从3月份学校转为远程学习以来,她一直在向教育局工作人员寻求帮助。


她说:“当你去教育局并与他们交谈时,他们看着你,就像你很愚蠢一样,这很艰难。我不傻。我接受过教育。我来找他们是为了获得教育。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接受教育。”


市议会教育委员会主席马克·特雷格(Mark Treyger)议员抨击了帮助学生措施的延迟:“我们的孩子所面临的教学损失很快就从暂时的转变为一代人的损失。”



这个月布鲁克林的一所公立学校。

布鲁克林区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说,不帮助孩子们获得所需的教育可能会产生长期影响,我们每一个未能接受教育的孩子,都是一个有可能会被监禁的孩子。


3、移民家庭也在挣扎


最近的数据还显示,在黑人和拉丁裔学生占多数的城市学校中,有25%的学校存在出勤率低的问题。


只有20%的纽约市公立学校的孩子参加了混合式学习,他们的家长签署了新冠同意书,允许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建筑时随机接受病毒检测。


根据最新数据,52%的纽约市公立学校学生参加了远程学习。


特雷格说:“白思豪几周来一直在说,每个需要电子设备的学生都得到了一台。但许多移民家庭仍然没有所需的设备,因为市政厅和教育局在如何获得设备方面设置了限制,他们在如何获得它的问题上制造了一个障碍。”


周日下午晚些时候,教育局发布了一份声明:“评估一直在进行,这个数字是一个估计。我们正在直接与学校合作,确认他们的设备需求是什么,并将相应分发额外的10万台 iPad,以确保家庭拥有参与远程学习所需的设备。”


4、在纽约的一些地区,较富裕的学校比低收入学校有更多的学生重返课堂


随着人们对纽约市重新开始现场教学的混乱感到越来越失望,白思豪为自己重新开放学校的计划进行了辩护,称这将使纽约市最脆弱的家庭受益最大。


但根据《每日新闻》对州政府提供的初中和小学入学数据的分析,到目前为止,在纽约市最多样化的两个区——曼哈顿第3区和布鲁克林第15区——白人和最富有的学校,回来参加面授学习的学生人数远远超过以低收入有色人种学生为主的学校。


8岁的依维思·沙比埃·罗哈斯·迪亚兹(Ivith Xabier Rohas Diaz)开始在线学习,因为学校(位于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第169公立学校)附近的新冠病例增加了。


“这很令人沮丧,”布鲁克林委员会成员布拉德·兰德(Brad Lander)说,不平等的重新开放是“本来就深埋在学校系统中的不平等现象被暴露和放大”的另一种方式。


在布鲁克林第15区7所最富裕的小学和中学里,总共有71%的家庭选择了面授。这7所学校都集中在公园斜坡(Park Slope)和科布尔山(Cobble Hill),其中白人占50%以上,穷人占20%以下。


在该地区11所最贫困的学校中——每所学校至少有80%的贫困生和85%的有色人种学生,且大多位于红钩区(Red Hook)和日落公园(Sunset Park)——只有41%的家庭参加了面授课程。


曼哈顿第3区最富裕的8所学校集中在上西区,那里不到五分之一的孩子生活在贫困中,73%的家庭都报名参加了面授——相比之下,该区最贫困的学校集中在哈莱姆区,只有53%的家庭报名参加了面授,那里超过五分之四的孩子是贫困生。


为什么在两个不同的地区,较富裕家庭的孩子似乎更容易回到学校呢?


市政府官员认为,低收入家庭最依赖学校来照顾孩子。但低收入的工人也最有可能失业——这让他们暂时呆在家里。


迪亚兹(Ruth Diaz)是一名建筑清洁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她的大部分收入都花光了。今年秋天,她不得不削减自己的计划,改为兼职,在家陪儿子进行远程学习。但她对这种牺牲没有意见,她更害怕的是另一种可能性:生病,失去长期的工作和收入,“如果出了问题,我几乎没有地方可以求助。


整个城市的移民都不太可能获得优质的医疗保健或保险。


纽约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居民死于新冠病毒的比率远高于他们的白人邻居。此外,与白人家庭相比,有色人种家庭更有可能生活在多代同堂的家庭中,其老年亲属的风险可能更高。


教育部门官员没有跟踪全市低收入家庭选择面授学习的比例,但他们按种族进行了测算,发现全市白人家庭选择面授班的比例明显高于亚裔、黑人和拉丁裔家庭。


官员们同时也表示,第15区和第3区的数字可能并不能代表全市的情况。


教育局发言人凯蒂·奥汉伦(Katie O'Hanlon)说:“纽约市每个家庭都面临着复杂的问题,全市各区还没有明确的发展趋势。我们所知道的是,在一个为绝大多数高需求学生服务的学校系统中,我们有责任为所有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有创伤意识的护理和教育,我们坚信,做到这一点的最佳场所就是亲面授。”


布鲁克林日落公园。


日落公园的第169公立学校(P.S. 169)和公园坡的第118公立学校(P.S. 118)——分别位于第15区的两边——生动地说明了人们在相距仅两英里的建筑里对面授学习的不同需求。


在主要由白人和富人组成的第118公立学校,71%的家长注册了面授。在第169公立学校,90%以上的家庭是贫困家庭,4%是白人家庭,只有20%多的家庭回到学校参加面授课程。


在第169公立学校,教迪亚兹儿子的三年级双语教师珍妮特·埃切韦里(Jeanette Echeverri)说,这是一个常见的现象。


“我的很多家人都是非法移民,”她说,“他们没有医疗保险。他们负担不起生病的代价……他们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要,但同时他们考虑的是生存。”


一些教育工作者指出,与其他学校相比,一些学校在欢迎大量家庭返校方面可能处于更有利的地位——来自中上阶层家庭的组织和筹款能力。


在那些拥有组织良好、资金充足的家长会的学校,家长们已经介入,帮助填补重新开放计划中通风和户外学习等方面的财务和后勤空白。据一位家长说,一位第118公立学校的家长在9月份的一次电话会议上提出了筹集1万美元来改善大楼的空气质量的想法(目前还不清楚这个想法的结果),其他的家长会也在积极筹集资金购买帐篷和其他户外学习用品。


直到最近,13岁的雷蒙德·海勒(Raymond Heller)还和他的三个兄弟姐妹共用一台iPad。


据纽约市官员说,今年11月的某个时候,家庭将可以选择从远程返回到现场学习。到目前为止,测试数据显示学校并没有促进病毒的传播。


但迪亚兹说她不太可能选择面授。最近布鲁克林新冠病例激增,导致包括第169公立学校在内的100多所学校暂时停课,这加剧了她的担忧。


“我想每个人都希望这件事结束,”她说,但随着最近学校宣布关闭,“我们正在倒退。




文章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疫情;纽约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