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书画最丰富的六家美国博物馆

美国是中国本土(大陆、台湾、香港)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为丰富的地方

美国是中国本土(大陆、台湾、香港)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为丰富的地方,馆藏中国书画最为丰富的美国博物馆有六家。

波士顿美术馆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以收藏东方艺术品著称于世,现藏有中国和日本绘画5000余幅。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宋、元时期名画。

波士顿美术馆日本美术部第一位主任厄内斯特·费诺罗萨任职期间(1891-1896年)举办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专门的中国绘画展览——京都大德寺所藏的中国南宋绘画《五百罗汉图》展(1895年)。这套多达一百幅的鸿篇巨制是南宋宁波职业画家作坊的作品,15世纪被带到日本,递藏源流清晰,画风纯熟,保存良好,是举世无双的珍宝。

Cgqg11TUe-eAMHCfAARaUP9uM5A508_副本.jpg

费诺罗萨在日本市场上买的一些中国古画,由另一位博物馆赞助人查尔斯·威尔德买下后于1911年捐给波士顿美术馆,这些作品连同费诺罗萨在任期间博物馆购入的大德寺《五百罗汉图》中的五件——周季常所作《受胡输赆》、《云中示现》、《施财贫者》、《竹林致琛》、《观舍利光》等作品,奠定了该馆中国绘画收藏的第一层“家底”。

波士顿美术馆中国日本美术部第三位主管是费诺罗萨的学生冈仓天心,他为波士顿博物馆工作期间每年都去中国,当时适逢中国国内政局不宁,国宝外流,冈仓只购买名气很大的、可用于研究性收藏、可填补空白并留待以后形成系列的作品。在市场上名画甚多的时代,这一方针为波士顿赢得了一大批珍品。南宋夏圭《风雨行舟图》、元王振鹏《姨母浴佛图》卷就是在冈仓任内入藏的。1912年冈仓还请中国书画家吴昌硕写了“与古为徒”四字,制成匾额,至今安放在中国馆大厅里,成为波士顿美术馆的标志景观之一。

1-140P5151S8.jpg
宋徽宗 《摹张萱捣练图》 波士顿美术馆藏

1-140P5151R7.jpg
夏圭《风雨行舟图》 波士顿美术馆藏

弗利尔美术馆

弗利尔美术馆是美国第一个专业的亚洲艺术博物馆,由工业家查尔斯·朗·弗利尔私人捐建及捐赠藏品,这在美国的东方艺术收藏史上极富典型意义。该馆所藏中国古画达1200余幅,数量为美国之最。

弗利尔美术馆二战后从华裔收藏家王季迁和王方宇手中或零散或成批地购买或受捐了不少古书画,王方宇去世后,他手中70余件八大山人书画精品几乎整体性地转移到了弗利尔美术馆,使弗利尔美术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八大山人作品收藏地之一。

1-140P5151R5.jpg八大山人 《竹石小鸟图》 弗利尔美术馆藏

弗利尔在中国结识了收藏家端方(1861-1911)等人,探访文物古迹,他亲自购入的名作有郭熙《溪山秋霁图》和南宋无款《洛神赋图》卷等,后者原是端方的藏品,端方死后被福开森买下,向大都会索价10万美元,遭拒,弗利尔则痛快地买下了。

1979-1993年担任弗利尔美术馆东方部主任的华裔学者傅申给该馆的收藏带来明显的变化。如1980年由翁万戈出让的明王宠《行草书荷花荡六绝句》卷、明徐渭《草书诗》卷、明严澂《摹褚遂良哀策》册,以及从其他途径入藏的翁氏旧藏清戴本孝《诗画》册。1981年傅申还与日本学者中田勇次郎合编《欧美收藏中国法书名迹集》,成为刊登载录国外法书藏品最重要的一部著作。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弗利尔和罗吉时期购买的中国绘画都以挂轴为主,一是受日本影响,二是展示效果好,傅申在任期间明显增加了手卷的收藏。

1-140P5151R8.jpg
郭熙 《溪山秋霁图》 弗利尔美术馆藏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大都会中国古书画收藏的飞跃是在20世纪的最后30年发生的,至关重要的人物是道格拉斯·迪隆和方闻。迪隆与方闻建立了长期的、密切的合作关系,并争取到了以顾洛阜和王季迁为代表的一大批白人和华裔杰出收藏家的支持,使大都会博物馆后来居上,成为全美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中国书画收藏地之一。

大都会的中国古画藏品有很多都来自同一名收藏家——王季迁(1907-2003.7.3)。14岁从苏州著名画家、收藏家顾麟士学画,19岁入上海东吴大学读法律,入吴湖帆门下学习绘画和鉴定,与徐邦达同门,又与张珩、庞元济、谭敬等收藏家交游。他一生中三次完整地看过故宫藏画,存世中国古画几乎全部过目,鉴赏生涯长达八十余年。他转让给大都会博物馆的作品阵营极为惊人,包括传董源《溪岸图》轴、李公麟《孝经图》卷、陆广《丹台春晓图》轴、罗稚川《古木寒鸦图》轴、赵原《晴川送客图》轴。大都会很好地利用了20世纪最后一位活跃在市场上的鉴定大师的能量,也抓住了最后的历史机遇。大都会来自王季迁的其他著名藏品还有传李唐《晋文公复国图》卷、《胡笳十八拍图》卷、马和之《小雅鸿雁之什》卷、白描《豳风七月》卷等。

1-140P5151S5.jpg郭熙 《树色平远图》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与王季迁相映成趣的是白人收藏家顾洛阜。在他的藏品上有“汉光阁”收藏章。大都会来自顾洛阜的著名藏品有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列传》、南宋帝后书法扇页、马远《月下赏梅图》页、赵孟頫《王羲之佚事四则》行书卷、鲜于枢《石鼓歌》草书卷、倪瓒《江渚风林图》轴、郭熙《树色平远图》卷、米芾《吴江舟中诗》、李结《西塞渔社图》、李迪《古木双鸟图》页、《赵氏三世人马图》卷等。顾氏旧藏中有多达十件清宫散佚书画:唐人《金粟山大藏杂阿含经》、传五代《别院春山图》、郭熙《树色平远图》、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列传》、米芾《吴江舟中诗》、乔仲常《后赤壁赋图》、传高克明《溪山雪霁图》、《赵氏三世人马图》、鲜于枢《石鼓歌》、赵孟坚《梅竹谱三诗》。清宫散佚书画珍若拱璧,一般收藏家拥有一两件已经足以傲视群伦,他竟然拥有十件,是占尽了天时(二战后中国的动乱)、地利(美国的安定富裕吸引怀宝之士)与人和(本人的雄厚财力以及在市场收藏界的广泛人脉)的结果。

1-140P5151S2.jpg赵孟頫、赵雍、赵麟 《赵氏三世人马图》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普林斯顿大学在方闻任教授期间才开始大力发展中国书画收藏,在他的努力下,这所小型博物馆争取到一些重要的中国书画捐赠:1973年获阿瑟·赛克勒的中国绘画捐赠,1984年获爱略特家族中国绘画捐赠。

阿瑟·赛克勒(1913.8.22-1987.5.26)对东方艺术品的爱好与弗利尔有近似之处。他的藏画大多捐赠给了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方闻的学生王妙莲、傅申所写的名著《鉴赏研究》即是以他的藏画为基础进行的研究。这批收藏是方闻指导下在较短时期内形成的,高古性不够,因而强调研究价值。他还出资在大都会艺术馆和普林斯顿大学建成了赛克勒展厅,建造了哈佛大学赛克勒博物馆,还有他去世后由基金会捐建的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教学博物馆。

 1-140P5151S6.jpg
赵孟頫 《幼舆丘壑图》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金融家约翰·B.爱略特(1928-1997年)与方闻是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1951级的同学,老同学方闻为他提供了从入门到提升的一系列帮助,他最初接触的书法作品就是黄庭坚《赠张大同卷跋尾》和鲜于枢《进学解》。他知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书法是次于诗而高于画的品类,也了解到当时白人中的中国书法收藏家只有顾洛阜一人,显然这是一块大有可为的收藏处女地,他也成了亚洲以外最重要的中国书画收藏家之一。他的书法藏品和顾洛阜藏品一样参加过1971年宾州大学的“中国书法”展览。1984年,爱略特家族向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捐赠了70件中国绘画藏品,方闻为这批藏品展览所编纂的图录《心印》也成为他的学术代表作。普大馆藏的爱略特家族旧藏法书有黄庭坚《赠张大同卷跋尾》卷、米芾《留简帖·岁丰帖·逃暑帖》、赵孟頫《湖州妙严寺记》卷、宋克《书陶诗及竹石小景》卷、唐寅《落花诗》卷、王守仁《寄侄郑邦瑞三札》等,名画有南宋或金人《仿范宽山水》、王洪《潇湘八景》双卷装、赵孟頫《幼舆丘壑图》卷、元人《梨花山雀图》等。

1-140P5151R6.jpg
元人 《梨花山雀图》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这家博物馆建立于1916年,由几位当地工业家捐资建立。李雪曼是整个博物馆的灵魂人物。他是克利夫兰博物馆的第三任馆长(任期1958-1983年),也是任职时间最长的馆长。

李雪曼原来是学美国艺术史的,在1941年出任底特律美术馆业务主管。1948年他回到美国,任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副馆长,并在华盛顿大学教书。1952年任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东方艺术首席业务主管,并在1958年成为馆长。二战以后中国社会动荡,私人藏品流动很快,李雪曼很好地抓住了这一最后的机遇,1959年聘任何惠鉴为中国部主管,使中国古画收藏有了较大增长。他在中国绘画鉴赏方面表现出白人学者中罕见的包容性,能够认同以笔墨为基本判断元素的中国传统鉴定理念,对执行这一理念的代表人物王季迁抱有充分的信任,这使得克利夫兰在二战后从王季迁手中获得了大量宋元明清古画,数量仅次于大都会博物馆。王季迁转让给克利夫兰的藏品有张渥《九歌图》卷、倪瓒《筠石乔柯图》轴。这与李雪曼的开放性胸怀和眼光分不开的。

1-140P5151S1.jpg巨然 《溪山兰若图》 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1980-1981年由克利夫兰和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八代遗珍》展览,是数十年未有的大规模中国古画专门展览,两馆的藏画几乎全部展出,共计282件,通过展品组织,勾勒出一部形象生动的中国绘画史。展览图录中附有何惠鉴、李雪曼、史克门、武丽生四人的文章,分段总述各个历史时期的绘画发展史,这个展览及研讨会不但在当时影响巨大,而且时至今日仍是为学界所津津乐道的经典。

1-140P5151S0.jpg
李嵩 《货郎图》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这家博物馆原来是分开的两个馆——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和阿特金斯美术馆,创立及早期资金分别来源于美国堪萨斯城报业大亨纳尔逊的遗产以及阿特金斯夫人的遗赠。纳尔逊艺术博物馆于1933年12月正式对外开放。其后两者的遗产托管人决定合作建馆,在1983年50周年馆庆之际正式更名为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纳尔逊博物馆中国文物量多质优,尤以精美的卷轴画最为引人注目。建立这宗收藏的灵魂人物是史克门。史克门得到大都会的普爱伦指点,来到哈佛大学,曾跟波士顿博物馆早期重要赞助人丹曼·罗斯、亚洲艺术部主任富田幸次郎以及法国汉学家伯希和(Paul Pelliot)学习艺术史,据说他在北京曾跟着溥儒学画山水,对明清家具、古建筑和佛教雕塑都用心研究过。华尔纳受纳尔逊馆方委托,来到亚洲搜购艺术品,让史克门当他的助理。

1-140P5151R9.jpg 
许道宁 《秋江渔艇图》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

后者从1932年开始为纳尔逊馆方购买艺术品,他走遍华北各地,短短三年内搜罗到大量中国古代奇珍异宝,其中不乏传奇。后来成为镇馆之宝的北宋许道宁《秋江渔艇图》卷(一名《渔父图》)于1933年购入,据说是当时的北京市长周大文因赌债所迫而求售的,史克门一见心折,东拼西凑,果断买下。另一件马远《春游赋诗图》卷则是当时史克门替一位私人收藏家代卖的,但画卷带回美国后,艺术史家们都认为是明人无款作品,1968年史克门到纽约出差,偶然在苏富比小拍里发现了这幅画,估价只有几百美元。他仅花了1500美元就为博物馆买下了这幅画。这幅画在博物馆的登记名一直是《春游赋诗》,谢稚柳先生的《唐五代宋元名迹》中改名为《西园雅集图》,后来成为它的通行名。

史克门退休后馆方曾经特别举办了“史克门收藏的中国文物特展”以表彰他的功绩。史克门与顾洛阜私交甚好,后者原先有意把藏品整体捐赠给纳尔逊博物馆,但因晚年遇到经济困难,只有财力雄厚的大都会可以帮助解决,其收藏最后花落大都会。不过,顾洛阜还是转让了三件重要藏品给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北宋人(范宽传派)《雪山图》轴、乔仲常《后赤壁赋图》卷、明人仇英《沧浪渔笛图》轴。

 1-140P5151S4.jpg任仁发 《九马图》 纳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

 


大都会 中国书画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