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与中国,通过野保而正在拉近的距离

他们为什么要发起野保彩色跑?

2016年8月,肯尼亚还处在料峭的冬日,一场名为Wild Run(野保公益缤纷跑)的活动如一场旋风席卷了每一个在肯尼亚的华人的朋友圈。8月28日,超过300名华人参加了此次活动,成为东非第一次华人如此大规模参与的野生动物保护活动。央视非洲在社交媒体上这么说道:肯尼亚人与中国人一起参与野保。

1图片1.jpg2图片1.jpg3图片1.jpg

今天,由于种种原因,在非洲数量越来越庞大的华人群体在西方媒体和当地人眼中有了一个购买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坏名声。“许多肯尼亚人一看到中国人出现在国家公园就会想到这个人是否是来买象牙制品的。”肯尼亚国家电视台NTV野保节目的知名女主播史密曦这么告诉笔者。

然而,这样的华人形象因着非洲各方与中国民间交流的增加,正在发生细微但实质性的变化。

激进的倡议者:我们不买熊猫制品,也请放过我们的大象

“我们不买熊猫制品,也请你们放过我们的大象!”这是波拉·卡互布在CNN 专栏对中国说的话。作为著名野保组织Wildlife Direct 的首席执行官,波拉一向以激进的言论而闻名,而抨击对象常常是中国——全球目前最大的象牙消费国,“如果你希望影响政府政策,你应该公开地指责和羞辱它”。不止一次,波拉在公开场合要求中国全面禁止象牙贸易。

图片14.jpg
波拉去年拜访香港,在国际学校举办讲座时的情景(来源:卫报 网络图)

但是波拉并不觉得自己敌对中国,或者仇视中国人。“我们的目标是保护大象,与政治无关。”波拉告诉我们,虽然Wildlife Direct有收到来自美国的捐赠,但一样会协助逮捕涉嫌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的美国人。

但是,随着与中南屋等中国野保机构的接触和相互的理解,波拉逐渐意识到了对抗的姿态不一定是最适合的。

“只有中国能够拯救非洲大象,”波拉说。

近日,波拉的Twitter贴出了她与一名中国年轻女性的合影,两人手指相扣,模仿大象的鼻子绕在一起以示友谊。配文是: “我与中国朋友的象鼻相扣,‘大象是我的朋友项目’深得人心”。

图片12.jpg

去年开始,波拉开始尝试建立与中国的合作。她拜访了香港的相关机构,“我们需要与中国进行合作,”波拉坚定地说道。在本次彩色跑活动中,她也送来了她的信息:我们知道并非所有中国人都是象牙购买者。

图片13.jpg
波拉与中国支援在一起探讨肯尼亚的野保问题已经如何更好促进非洲当地野保组织与中国进行合作。

抓捕走私犯的鹰网:无论国籍,罪犯就是罪犯

除了发动大众,非洲还有一些直接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的野保组织,让罪犯更感不安。

安德烈亚·克罗斯塔的Wildleaks就是这样一个野保机构。2015年,就是他们首次披露了坦桑尼亚的中国象牙女王事件,因此,他也被许多中国人认为是“策划”本案的西方人之一,尽管他本人对此很无奈。

“我们非常希望与中国政府合作,”面对猜疑,安德烈亚表达着自己的期望。Wildleaks做的事情就是进行调查,搜集情报并呈递给相关的国家政府。

图片15.jpg

奥菲尔·德罗里(Ofir Drori)作为EAGLE network的创始人,所做的事情与Wildleaks相似:搜集情报,推动走私犯落网,并进行反腐监督。“我们是警察的‘警察’,”奥菲尔·德罗里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他的调查对象也会涉及中国公民,但他强调:“我们的工作仅针对非法野生动物贸易本身,调查不分国籍”。

面对潜在的指责与怀疑,2014年,奥菲尔开始尝试与一些在非洲的中国野保组织进行合作。 “到现在看来,合作进行得很顺利,而且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可能性,”奥菲尔这样评价道。

青年人站起来:比起知识,友谊才是最重要的

与Wildlife Direct的激进和反走私调查组织的神秘不同,教育宣传类的野保组织显得温和很多。

“教育是非洲野保最重要的工作之一。”Stand Up Shout Out(SUSO)这一非洲青年组织的创始人彼得·莫尔希望通过自己教育公众的努力,把野生动物制品的市场需求降低。近日,SUSO的官方脸书发布了很多Wild Run相关宣传图片,其中不乏中国年轻人的身影。SUSO希望利用彩色跑的形式与中国青年合作,从而宣传野保知识。

彼得告诉我们,由于中非民间交流的不足和媒体的不实报道,非洲人对中国人存在一定的刻板印象,不爱护野生动物便是其中一条。

图片18.jpg
彼得·莫尔与中国青年一起商议野保公益缤纷跑的相关活动细则

不同于许多野保组织对于“事实”的执着,彼得更看重非洲人与中国人之间如何通过面对面的交流,建议情谊与信任。

“如果你的朋友跟你说:不要购买象牙,那你有很大的几率不会买,”彼得认为友谊与信任是中非野保合作的关键。今年9月份,彼得将开始他的第一次中国之旅,这次他受北京国际学校的邀请,前往中国进行野保方面的讲座。

虽然缓慢,中非野保的沟通桥梁正在逐渐被建立。而也许,在这个中非在误解中联系越来越紧密的时代,这个桥梁将影响的不仅仅是野保。


作者:陈思清 李金梦

中南屋 非洲 野保 野生动物保护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